端木芸樱

「啊啊我也不知道我是文手还是画手啦(゚Д゚)ノ」
「如果有私信的小可爱会一一回的,扩列阔以私信哇」

啧,草稿纸使我生存系列,看着好难受(强迫症觉醒)

都是今天的涂鸦啦,超喜欢黑白风(百乐的笔触就是好看)。P1是上课的时候画的(蓝色笔是我们班大佬画的),P2是草稿纸上的(草稿纸上总是比画纸画的好,哭泣)(´•ω•`๑)把安哥画得太受是我的错-_-||

一个凹凸语c的自戏(丹尼尔)

『凹凸大赛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如是说着。
大厅里站满了新一届的参赛者。
看着这些青涩少年,不由得回忆起上一届大赛的开始。
也是这样站满了大厅,怀揣着朝气和希望,期望能改变命运。
然后,抱着自己的执念,战斗,倒下……
这次,谁又会站到最后呢?
-
看到那个少年的时候,有一种仿若隔世的感觉。
他和她很像,开朗,自信,执著,又有些天真。
即使是面对两个完全无法抗衡的对手,也绝不会后退半步。
回收完两名参赛者,看见他满脸的兴奋和崇拜。
俯身,轻笑。
『你也可以的,金』
你姐姐能做到的,你也一定可以。
期待你的表现。
不要让我失望啊,金。
转身,行将离去。
少年询问的声音在风中显得无比渺小。
等你赢得了大赛,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或许,你会成为那个改变一切的人。
-
『我喜欢有梦想的参赛者』
『我是本届凹凸大赛的裁判长,丹尼尔……』
END
— — — — — —分割线 — — — — — —
emmm,OOC就多担待吧,毕竟。。。我入凹凸才俩礼拜。
很喜欢丹尼尔大人啊,也是因为丹尼尔大人才入坑的。
第三季开始的时候期末考正好结束,加油吧。
就,随便看看?

无题

理了理衬衫上的褶皱,叶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罕见地发了一会呆。
十多年了,他再次回到叶宅,这一次他不用再偷偷摸摸地打游戏。自家老爷子似乎已经看开了,自从接过冯主席那个电话之后,倒也不再在自己打荣耀时痛心疾首地说教了。
仔细算算,自己也快是而立之人了。
想想自己当年,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着实太过轻率。虽然他从未后悔过这个决定。
从抽屉里摸出一盒烟,抽出,娴熟地点燃。叶修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一股脑丢出大脑,推门出了叶宅。
今天是清明节。
他要去,看一个朋友……
-
南山公墓
“啧,每年都说荣耀会不会太单调了?”叶修把带来的黄菊花摆在地上,顺手清理掉去年苏沐橙带过来的,早已枯萎的天堂鸟。
“沐橙还真是喜欢天堂鸟啊。”他随口说着。
-
又是一个清明节
苏沐秋兀自想着,心情舒爽。
嘛,每年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见那家伙一次。
不过叶修那家伙退役后就回B市了,就不能和他可爱的小沐橙一起来看他了,这点倒是令他颇感遗憾。
『喂喂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啊!』苏沐秋一脸抓狂地看着叶修对着一束枯花叨叨个没完『快告诉我我的千机伞怎么样了还有最近系统有没有升级有没有新的材料啊啊啊!!!』
苏沐秋恨不得揪着叶修的领子好好敲打他几下。
可惜,他连碰都碰不到对方。
狠狠咬了咬呀,苏沐秋一赌气索性不说话看着叶修收拾。
-
“下次来要不还是叫上沐橙一起吧,省的你老看哥一个会迷恋上哥。”
『滚滚滚滚滚,叶修你下限呢下限呢?』
“呵呵,迷恋上也好,指不定那天我再来的时候就看见你从这里面爬出来揍我了。”叶修敲了敲墓碑。他的手本就很好看,这一下倒是让苏沐秋呆了半晌。
气氛突然有些凝重。倒是叶修先扯起话题,又提到荣耀最近的更新上去了。
苏沐秋也没再和他顶嘴,默默地听着。
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但是创伤一直都在在。十多年的心照不宣,苏沐秋不敢想象。
那时的他们,年少轻狂,在网游里所向披靡。他们是彼此的后方,似乎当初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离开彼此。
当初他们约好了打一辈子荣耀,他甚至还不忿地对他说“人生的路有很长”。
可他却先一步退场了,此后,一叶之秋的背后,再没有了秋木苏的枪火。
苏沐秋其实很想知道,如果自己和叶修一起站在了比赛场上,会是怎样的一种,不同于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的组合。
斗神和神枪的组合!
然而命运就是这样。在轻而易举地毁掉一切后,留下无尽的遗憾和悲怆,终其一生都无法抹去。
就像他们的荣耀。
我们的荣耀,永远不会散场,对吧?
-
“哥要回去了。”叶修掸了掸烟头,像是拍着苏沐秋的肩似的拍了拍墓碑,“如果有将来,再一起打荣耀吧。”
『好。』
“在那边继续好好研究银武,万一下辈子能用上呢。”
『好。』
“兴欣一直都有你的位置,你随时可以回来。”
『好。』
“秋木苏的帐号卡在沐橙那里,你自己去拿。”
『好。』
“明年再见吧。”
『……明年见。』
叶修转身走下台阶。南山公墓的阳光有些刺眼,他回头向上看了看,破碎的日光交错纵横,勾勒出一个模糊的影子。
叶修微微一怔,光影又忽的散开,金灿灿的一片,空中的云朵被金色的阳光撕裂开一道道口子,金色的光束倾洒而下,将世间万物照得纤毫毕现。
苏沐秋伫立在原地,他看见叶修眼里瞬间的错愕,心里莫名泛起一丝落寞。
他紧盯着叶修的背影,抬起手,轻轻摇了摇。
『叶修,明年见……』
叶修一直都不知道,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那个人一直都在。
从未离开过。
END
— — — — — — 分割线— — — — — —
凌晨背着书突然就发神经码了这文,我知道是老梗如果雷同麻烦不要在评论里刷。
快期末考了,这几天一直状态不好。
至于这文,诸位随便看看吧,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夜安,好梦哟。

蛇蛇真好看(口水)可惜抽不到啊。许愿八岐大蛇,明天帮朋友抽,出必还愿!
参考(其实算是临摹) @一锅玄哥 的图
我吹爆这只蛇蛇

我的板绘。。。没救了。。。
第一张成图啊π_π,嘉嘉放下你的大罗神通棍,丹尼尔大人救我嘤嘤嘤(一不小心就成了嘤嘤怪)

新年快乐

2019,希望自己更成熟吧。新年快乐。